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72|回复: 0

视频 洋媒吐合肥桑拿洗浴中心双飞气:美国究竟飙了多少?我给大伙儿捋捋

[复制链接]

2614

主题

0

好友

8536

积分
级别
9 管理员
发表于 2020-8-28 19:32:1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之前有观众朋友反馈,Kris的节目虚头巴脑,主义来主义去,听得让人犯困。我一寻思,得,整个的,咱们说好吧?不要误会,不是我说,我只是的搬运工。这大半年以来,美国做了不少很过分的事,许多网友在历史的同时,也用最动听的中国话把这些“老朋友”们问候了十八圈。但这属于民间行为,大家江湖人士,语言美一点也很正常,这期节目我要关注的是美国的庙堂,也就是美国的祖安化。
  什么是祖安化呢?据说就是以对方母亲为圆心,祖十八代为半径,生殖器为主武器,意淫为主技能,配以伦理、两性、家畜、宠物、殡葬等领域和行业的特有动词以及名词进行语言输出。这是国内某些网民的不文明现象,央媒是当国内新闻做的,但其实我觉得放美国身上挺合适。
  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话题呢,是因为最近有一则不起眼的新闻,标题叫《“别小看他把事搞砸的本事”,奥巴马私下这么说他》,这个“他”就是特朗普特别讨厌的瞌睡虫拜登。拜登是今年美国的党候选人,你可能不知道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竞选总统了,之前干了八年副总统36年,刚出道时还是历史里排得上号的年轻小伙,转眼就成了靠资历感人的老将,令人唏嘘。当年奥巴马就更宠希拉里,不太喜欢拜登,给他的评语是:Dont underestimate Joes ability to f*** things up。相当于给拜登一个认证,干啥啥不行,搞砸第一名。这里的搞砸没有用委婉语screw up,而是直接用F开头的4字母单词了。
  顺便告诉你一个冷知识,英语里之所以经常用screw拧螺丝来代替f***,是源于人们对猪配种过程的观察,它的拉丁语词源scro就是母猪的意思。

  言归正传,回到奥巴马。自从懂王以来,美国派一直很怀念奥巴马。先不说他和懂王谁智商高,谁正常,至少有一点,这也是崔娃喜欢调侃的一点,奥巴马讲话文绉绉的,用词很高级,毕竟哈佛博士,跟懂王的泥石流相比,绝对是一股。奥巴马在一段颇具表演性质的节目里说,遇到坏事或蠢事他也会骂,但看完视频人们会有种印象,觉得他不太会骂人,词汇量很有限,非蠢即坏,其他更脏的不太会用。

  事实上,奥巴马彬彬有礼的人设营造的如此成功,以至于他就因为说了个whose ass to kick或者bull,就被记者写成新闻,当时人们也很,哇你讲这种线年曾经做过一条恶搞视频,给奥巴马讲话消音,让他看起来在出口成脏。当年这么做还挺有喜剧效果的,因为那时候人们还没有意识到,出口成脏即将成为未来美国从政的必修技能。
  我这话毫不夸张,美国两院议员一共五百来人,根据分析公司GovPredict的统计,2014年他们说脏线次,截至这时还可以说是少数老鼠屎搅坏一锅汤,可自懂王登基以后,17年1571次,18年2409次。19年前三个季度就1898次了,今年受疫情和选举影响,骂只会多不会少,等着看统计数据吧。而且这还只统计了区区十个脏字,分成三类,一是f***,二是,三是杂项,其实英语里还有很多骂人的话,都没有被收录进去,就这已经比几年前翻了几百倍了,可想而知现在美国政坛就是祖安大区,议会就是各州的文科状元在吵架。

  这件事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人们怎么解读这个现象。很多美国人哀叹日下、不古,懂王和他的红脖子粉丝儿们不但价值观,美利坚民族的情操,居然还英语这门语言,是可忍孰不可忍,所以要选拜登。
  喂,你以为拜登就是乖宝宝吗?奥巴马医改法案出台时,拜登当着镜头的面说this is a big f***ing deal。这在当时是很轰动的一件事,还出了专门的文化衫。你别以为这个词见多了,不就c语言嘛,没什么大不了,它其实很脏。有多脏呢?我觉得程度大概和中文里上下结构入肉那个字差不多,比曹操的操要重,更别提卧槽的槽了,它们都只不过是委婉语而已,对标的应该是 fink feck freak frack frick 这种玩意儿。
  这个词意思很丰富,可以是名词动词形容词甚至叹词,放哪儿都能用,但总体上说它是最不堪入目的字眼,国家领导人在公开场合说这个词,会让不少美国大爷大妈感到三观尽毁。经常看美剧或者听说唱的朋友大概有种印象,觉得美国人一讲话满嘴不是屎尿屁就是生殖器,让他们不带脏字,就好像让意大利人不势,立马就不会说话了。其实这是我们的一种刻板印象,美国当然有这样的人,而且往往在文化领域里还很活跃,但并不意味着普罗大众都这样。

  众所周知美国是个很多元,多元到有点的社会,粗俗的确实很粗俗,古板的也真的很古板。不同媒介平台对的程度不一样。根据美国电影分级制度,语被分为不同等级,有的可以出现在PG里面,父母引导一下孩子即可,比如damn该死或者卧槽这个语气词是可以出现的;屎只要不太频繁,也是可以接受的,它的各种委婉说法crap、shoot、poop、doo-doo都没问题;bastard杂种、私生子也还过得去,但母狗就不行。最不能接受的就是f***。
  各个也根据自己的定位,对报道中出现的有不同程度的审查和约束。特别有的是那种本地社区报,是给全家老小看的,就管得更严。尤其是教气氛浓厚的地方,基本上连damn都不太能直接出现,因为它表示被的,得换成委婉语。那如果公共人物骂,文明的人经常会选择兜圈子。比如报道特朗普用“女性身体部位”来骂克鲁兹胆,比如他在竞选上经常“提及粪便学”词汇make scatological references。读新闻还得连猜带蒙,对我这种文化水平不高的读者太不友好了。

  所以你看,美国的其实有点洁癖,很多人反对特朗普的重要理由是他unpresidential,没有总统的样子。这主要是他素质不高。那美国历朝老领导的素质就很高吗。Well,据说还真挺有礼貌的,不但自己不说,也不准手下士兵说。后来有人回忆,这辈子就听骂过一次人,是在蒙莫斯战役里骂查尔斯李,当时李将军正被英军撵着跑,迎上去训了他一通,但讲的最重的话也不过“你这个该死的懦夫”(you damn poltroon)。旁边的将领就觉得,“连树上的叶子都在发抖,但又那么迷人,那么美好,那么悦耳。在那之前和之后都没有过这般享受”。有点儿龙颜大怒,们消受不起的意思。
  按道理说,几百年前的历史人物,只要公开场合克制一下,私下粗俗一点也不会留下。但第七任总统、“印第安人杀手”安德鲁杰克逊显然是个例外,他是个把祖安文化溶入血中的男子,舌绽,以至于他养的鹦鹉讲起粗话来也是溜到飞起,他去世后人们给他办葬礼,这鹦鹉在神父和宾客面前炫耀毕生绝学,大家不得不请它屈尊移驾,不然就太惊世骇俗,简直要了。

  但总的来说,在电视走进千家万户以前,普通人和家之间都隔着一层历史叙事,这个叙事裁剪权基本掌握在文化人手里,他们可以对记录内容加以筛选,合肥桑拿洗浴中心双飞来家的正经形象,比如据说小罗斯福对最低的评价也不过是“他是个刻薄的者”,多么含蓄,我信了你信吗?他们偶尔一两句粗口被记录下来,反而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可信。比如林肯曾经拿排泄物来讲笑话,据说英国人为了气美国人,把肖像挂在厕所外面,林肯说“没有什么比看见乔治将军能更快地把英国佬吓出屎来。”虽然有点味儿,但一下把总统跟普通人的距离给拉近了。
  同样一个道理,英国人对丘吉尔的也是津津乐道,据说他每天上班打招呼以及每次结束通话时,都会加一句KBO(keep buggering on)来给大家打气,我们翻译成中文基本都很正能量,什么“永不”啦,什么“就是胜利”啦,其实bugger在英国俚语里是什么意思呢,菊花残满地伤,我的笑容有点黄。
  随着二战后变得越来越发达,家的形象从纸面逐渐立体起来,大家开始接受总统像正一样表达情绪,比如杜鲁门骂麦克阿瑟是“狗娘养的沙雕”(dumb son of a b****),骂尼克松是“不敢跟人对视的受的骗子”(shifty-eyed goddamned liar)。肯尼迪你不要看他相貌,水手出身的他讲起话来也是带颜色的。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尼克松,私下在办公室讲话也是不干不净。
  那当代美国人最熟悉的,最potty-mouthed的总统是谁呢?potty就是痰盂或者夜壶,所以就是满口喷粪的意思,病学里有个名词叫coprolalia,听起来很高端但其实copro-是粑粑,-lalia是讲话,还是一回事。这个以满口喷粪著称的总统就是得州人林登约翰逊了,特朗普在他面前就是个宝宝。当年因为他和关系比较好,不怎么写他有多脏,直到后来人们听了他的办公室录音,我的妈呀,最粗野没有之一。
  据说他在办公室打嗝放屁挖鼻抠裆从不避讳,上厕所也不关门,边拉屎边听部长汇报工作。有一次人们就问他,你好像对尼克松的讲话不太感冒嘛?约翰逊说,“哥们儿,我这人可能懂的不多,但我至少能分清什么是鸡肉沙拉,什么是鸡屎。”他退休之后就更离谱了,人们问他怎么看经济政策,他说没有什么比这更糟,除了当年毁掉指X。你看这老兄拳不离手曲不离口,老铁们,他这么做对吗?

  对不对取决于你站在什么角度看待这件事。站在传统教的角度来看,当然是不对的。以弗所书里说,的言语,一句不可出口;马太里说,谁要骂兄弟是蠢货,谁就要被丢到火里去烤。在一个教不容小觑的国家,出口成脏,显然会得罪不少保守派,进而损失部分选票。但我前面说了,美国社会很精分的,人们的价值观相差太远,真的就是吾之蜜糖汝之砒霜。
  在许多不太在乎教的年轻人看来,脱口而出不但不是没教养的表现,反而反映出一个人很诚恳、坚定、激进。你越认为主流社会,或者大人们的社会、老人们的社会、老白男的社会出了大问题,但却永远变革,你越倾向于认同致力于改变现状的家,支持他们代表你表达真情实感,这种情感往往就是。比如之前有个议员叫贝托奥罗克,他为了呼吁禁枪,飙说美利坚枪击每一天,这社会简直操蛋透顶this is f***ed up,然后还把这句话做成了竞选宣言,放在衣服上。当时引起了不小的争议,但支持他的人包括派还真不少。

  相反,那种讲话四平八稳、彬彬有礼的人,反而会被认为不真诚。有的人为了避讳一些,反而被认为太刻意,太古板,因而沦为笑柄。比如曾经跟奥巴马竞争总统的罗姆尼,他就经常用那种老掉牙的表达方式,完全与时代脱节。比如他考虑到选民这个基本盘,就避免直接说“”hell这个词,甚至连委婉语heck都不愿意说,他选择拼出来,而且还跟你打哑谜,h-e-double-hockey sticks,两个L他说两根冰球棒。我要是美国人我就会觉得这样的古董直接送去博物馆就好,白宫就算了吧。
  其实骂或不骂,反映的都是对选举的算计。你想啊,作为一种最善于捕捉和民间情绪的动物,真的会因为填膺而不能自己,毫无地吗?显然不会。恰恰相反,美国乃至许多国家的具有很强烈的表演性质。在大众普及之后,他们已经花了至少几十年的时间去研究如何打造打磨公共形象。当然方法手段可以是多样化的。过去要努力塑造尽善尽美的人设,稿子该怎么写,从哪个角度拍,用什么口音念,该发鼻音还是胸腔音,什么时候该挥挥手点点头,都有专业团队来拿捏,一些都要完美,罗姆尼走的就是这么一条老。
  现在呢,演艺圈还是这么个演艺圈,审美发生了一点变化,讲究一个real要真实,那许多就不得不自己很真实,明明接受了很好的教育,遣词造句都是比较“高级”的,却要刻意去迎合低俗,去骂,显示自己跟基层群众打成一片。新时代的剧本就是这么写的,你跟着演就对了。
  当然了,这并不是说也得写进发言稿。的老戏骨们有着强悍的台词功底和临场经验——这一点远远强于我们的数字先生数字小姐——给了他们在战术框架内挥洒自如的资本,用最锋利的语言让你心跳加速,肾上腺素狂飙,让你兴奋起来,落入设计好的套却不自知。
  不过说到套可能没有谁比得上特朗普,当年上位的时候摆出一副吊丝逆袭的架势,没少进攻下三,很多话在其他那里属于只能私下交流,不好公开说的,但特朗普不但敢公炮,还生怕不够响。《纽约时报》有次就捏着鼻子报道特朗普,说他说了多少个hell,多少个damn、多少crap,骂这个骂那个,还其他国家,可他骂的越凶,川粉们的情绪就越到位,然后就爱上这种乐与怒交融的感觉。就像吃辣一样,刺激。

  但这其实是一条邪,为什么呢?因为骂往往是弱势的表现,越弱势就越脏,靠脏来以弱胜强。特朗普当时属于弱势,党属于强势,米歇尔奥巴马说when they go low we go high就是在传达一种强者的,然后他们输了。
  这在美国里有个术语叫“大卫战略”,大卫就是那个拿石头砸巨人的大卫,名字起挺好。可问题在于弱势一方想的不是怎么改进政策,而是怎么靠旁门左道出奇制胜。这一点在现在集体祖安化的党身上表现得尤其明显。一方面年轻选民在他们基本盘里的比例特别高,另一方面他们处于弱势,不太能打,所以特别喜欢说博出位。比如女议员拉什达特莱布就向特朗普宣战:“我们要掉那个X妈狂魔。”这个M开头的词比那个F开头的还要脏。如果你讨厌特朗普,那你听着就会很爽。可是一旦当尝到了甜头,竞相展现自己的粗俗,很快就会不断寻求突破底线,否则就搔不到选民的G点。
  可语言的演化和创造是有机的,你毕竟不是语言大师,今天用了F,明天可以用M,后天怎么办呢?一旦有一天你骂的不够爽,大家就会脱敏,就会发现你,就会注意到你骂来骂去社会一点变化都没有,看来你是狂怒,是个伪装成勇士的怂包,骂只是你拉票的战术,只是你在装酷,原来你不是侠客,只是拿粗豪当作色,那我就累觉不爱了。这种被被抛弃的是最惨的。
  其实这个道理不光适用于美国国内,中美关系也有点这个味道,为了选票什么都能说,虽然行动上改变不了中国,但谁还不是个嘴强王者呢?这时候中国就是要保持定力,没必要跟着沐猴而冠者上蹿下跳,用历史眼光看这些人,必然会应蒲松龄那句话,叫“止增笑耳”。
  希望在听这期节目的祖国花朵们,大可不必为了去对线,而把自己锤祖安小王子小公主,虽然我年轻的时候也是曾经是这样,但真的,这种所谓祖安文化无根基无内涵简单,配不上你们。什么配得上你们呢?那必然是引领引领者的观察者网了。我们不但全方位观察这个时代,而且还会和你分享观察这个世界的方法,帮助你打开思。我们的会员项目观察员还会陆续推出多门课程,你可以加入讨论给我们提出宝贵的意见和,除此之外我们还会陆续推出多门课程,比如最近上线的《美国背面研究报告》,还有各种速报和简评。
  你可以登录也可以在各大应用市场搜索“观察者”,下载注册即可购买。会费一年只需198元,输入我的专属邀请码X,三个X,不区分大小写,可以立减十元,这真的是巨额优惠,绝对业界,我们公司楼下贩卖机,输入红包不但不减钱还要多付钱,那才是最骚的。八月份我们的礼品有《如何创造可信的AI》,二是陈平老师的《代谢增长论》,三是温铁军老师的著作《去依附》。我在微博B站和微信的账号都叫@洋媒吐气Kris,我会在分享一些更轻松的东西,希望你能喜欢。
  哦对了对了,还有一个招聘启事。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,但讨厌我不够肝,而且又恰好很会写文案,或者是创意鬼才,我想对你说我真的很需要你,观察者网很需要你,观网的亿万读者很需要你,来吧,合体吧。请把简历发至,标题注明洋媒吐气招聘,合适的话我们会跟你联系的。好了,今天节目就到这里,拜托大家一键三连,多多点赞,我们下期再见。Bye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网站地图|帮助中心|商务合作|法律声明|诚聘英才|联系我们|
Copyright © 2010-2012 合肥夜网论坛 (www.9988199.com)  版权所有
官方QQ:2030314199  邮箱:2030314199@qq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